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基本问题的系统分析

作者简介:
陈先奎(1955- ),男,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滕明政(1988- ),男,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唐婷(1988- ),女,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北京 100872)。

原文出处:
中国矿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内容提要: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是当代中国文化意识形态话语体系的一个核心和关键命题,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必须予以仔细厘清;细致分析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的基本问题,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科学内涵进行更加深入的系统考察,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前提是与中国问题相契合,基础是与中国实际相符合,实质是与中国实践相结合,根本是与中国人民共命运,关键是与中国经验相提升,最终是与中国文化相融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科学内涵,主要指环境约束中国化,主体状态中国化,主题内容中国化,实践经验中国化,理论创新中国化,文化精神中国化。


期刊代号:A1
分类名称: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字号:

       中图分类号:A811.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105X(2013)03-0005-10

       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基本问题评析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当代中国文化意识形态话语体系的核心话语,又是一个常提常新的话题。自从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之日起,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本身的争论就从未停止过。政治思想家、理论家及众多学者基于自己的身份立场、实践经历、知识涵养等纷纷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一方面激发了许多新观点新思想,另一方面也产生了某些歧义和谬误。因此有必要对当前学术界有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的基本问题进行一番仔细的梳理、研究和评析。

       (一)中国实际马克思主义化还是中国实践马克思主义化

       除杨奎松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之外,目前国内很多学者在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时,经常不加区分的使用“中国实际马克思主义化”与“中国实践马克思主义化”两种不同的说法。严格地说,“中国实际马克思主义化”这个提法本身是不严谨的和不科学的,因为实际有主观实际和客观实际之分。主观实际通常是指人现有的理论状态、思想取向、认识水平、思维方式以及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基本特征是社会物质性。客观实际通常指人口、国土、资源、环境、气候等,基本特征是自然物质性。两种“实际”虽然都统一于客观实在性,却又存在着“是否包含人的主体性”的原则区别。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主要是指中国社会实践主体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人的主观实际可以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21世纪初的十月革命以后,中国的先进分子开始用马克思主义观察中国的命运、前途和出路,以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去从事改造中国的革命和社会实践,从而使中国革命的面貌为之一新。但是,自然客观实际显然不需要也不可能马克思主义化的,否则就会闹出长江黄河长城也要马克思主义化的笑话。因此,不能笼统的提中国实际马克思主义化,不能不加区分地将所有“中国实际”都盖上马克思主义的印章。只有具有主观或者主体意义上的“中国实际”才是可以马克思主义化的。对客观事物研究可以马克思主义化,但客观事物本身是不能马克思主义化的。

       因此,较为准确的提法是“中国实践马克思主义化”,就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人们在实践中,通过中国实践主体的主观能动作用,对中国客观实际进行改造,从而赋予其特殊的思想文化意义以达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目的。例如,井冈山的自然本性不能马克思主义化,但人们在实践中可以把井冈山建成革命根据地,从而赋予其马克思主义的含义以达到思想文化意义上的中国化。

       (二)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宣传大众化、指导思想大众化还是理想信仰大众化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作为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紧密相关的重大创新课题而提出的。就目前而言,学者们对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这一概念主要有三种不同的理解,即宣传大众化,指导思想大众化,信仰大众化。宣传大众化,强调马克思主义要通俗化,要采取中国人民喜闻乐见、通俗易懂的中国语言、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传播和宣传马克思主义,使马克思主义为群众所掌握。指导思想大众化,就是成为中国人民大众的指导思想和国家的核心价值体系,强调马克思主义不仅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更要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行动指南,通过执政党、政府的中介作用指导人民群众的认识、实践活动及其社会实践抉择。理想信仰大众化,强调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信仰,要成为包括共产党员在内的中国各族人民的共同理想信仰和基本价值追求。

       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当然可以向人民大众广泛宣传马克思主义,因此,宣传大众化具有天然的合理性;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与国家意识形态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当然也可以通过国家政权及其执政党的中介作用来指导人们的实践,因此,指导思想大众化在政治上也具有正当性。但是马克思主义在思想上作为大众的思想信仰却是不恰当的。人民大众可以选择信仰马克思主义,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逐渐成功,也必然会有更多的人民群众选择信仰马克思主义;但是客观地讲,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让所有老百姓都信仰马克思主义显然是不可能的,让所有老百姓都成为马克思主义者更是不切实际的,甚至是错误的。从某种程度上讲,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应该是共产党员及其他先进分子的事情。建国以后,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们实行全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空想与极“左”政策,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在摧毁老百姓传统的中国文化信仰的同时,造成了空前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危机,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尤其值得我们深思。现在国内外有些人说13亿中国人没信仰,指的就是老百姓既没有达到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水平和高度,而国家虽然不反对却又并不提倡人民群众去选择一定的宗教信仰。因此,反思历史与现实,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定位应是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大众化和指导思想大众化,而万万不能笼统地提马克思主义信仰大众化。人民大众的具体个人信仰只能由人民群众自由选择。

       (三)马克思主义与其他思想是一元一体化还是多元一体化

       马克思主义作为国家和人民的指导思想是由宪法明文规定的。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又提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科学概念和系统理论,强调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灵魂。因此,即使在当前中国多元化多样性发展的思想文化格局中,马克思主义也应该理所当然地居于核心、主体和主导的地位。但是,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核心和主导地位,不等于马克思主义一元化和一体化,不是让马克思主义成为国家和社会唯一的文化和思想意识形态。一个国家的思想文化应该而且必须是多元多样的,指导思想与非指导思想应该是共生共存的,应该是各种思想文化在保持独立的基础上,有一种思想占据主导地位,从而形成多元一体的思想架构和有机结合。思想文化多元多样发展,要由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来指导、来凝聚,否则社会就成为一盘散沙;马克思主义作为核心和主导要以思想文化多元多样性为基础,才能充满活力,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允许批评、批判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存在,以更有深度地激发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活力和理论生命力。否则思想就会僵化丧失活力,甚至会坠入思想文化专制的深渊。

原文参考文献:

  • 9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