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卡莱茨基和社会主义策略

作者简介:

原文出处:
国外社会科学文摘

内容提要:


期刊代号:A1
分类名称: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关 键 词:

字号:

       对影响美国及其他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经济停滞的历史展望要求我们追溯到1974—1975年间的严重经济衰退,这一时期标志着二战后经济繁荣的终结。对20世纪70年代经济衰退的主流解释是,早期凯恩斯主义时代的充分就业因为劳动者与资本家之间关系的加强而产生的危机铺垫了基础。正如一些著名左翼经济学家(他们的看法与主流观点相一致)所指出的,问题就出在资本家阶级“太弱”,而工人阶级“太强”。从经验上来说,这次衰退普遍被认为是工资在所得中的比重上升,利润由此被挤压。这就是所谓的“利润压缩”危机理论。

       《每月评论》在推介美国出版物中“充分就业压缩利润”这一观点的激烈变体上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瑞福特·博迪(Raford Boddy)和詹姆斯·克罗蒂(James Crotty)在1974年10月号《每月评论》上发表了颇有影响力的文章“阶级冲突、凯恩斯主义政策以及商业周期”。该文章强调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工资和单位劳动成本在商业周期接近顶峰时的提高,也就标志着繁荣的崩溃。但作者继而指出,充分就业时工资份额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随后的重大经济衰退。他们写道:“资本家超直觉地知道持续的充分就业显然是不可能的。利益最大化使得避免持续充分就业成为必要。”他们同时还将自己的观点与伟大的波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米哈尔·卡莱茨基(Michal Kalecki)以及约瑟夫·斯坦德尔(Josef Steindl)和霍华德·谢尔曼(Howard Sherman)的观点做了对比。

       卡莱茨基认为,劳动者增加货币工资的力量——尽管在现在的经济回升中只有较小的作用——并不构成对资本的主要经济威胁,即使在充足就业条件下也大多只是对公司定价权产生威胁。因此,如果系统一贯忽视以政府开支来推动充分就业,那么这本身就不成其为经济原因,而宁可说是政治威胁——永久的充足就业带给资本家阶级的政治威胁。由于“解雇”不再有效,资本家阶级的整体社会力量就会减弱。他注意到:“因工人议价能力增强而上升的工资率相比价格上涨并不太可能压缩利润,相反只会影响食利者的利益。但‘工厂纪律’和‘政治稳定’比‘利益’更受商界领袖的欢迎。阶级本能告诉他们,持续的充分就业是不现实的。”对此他提出了著名的“政治经济周期”概念,也就是资本主义国家会据此在促进充分就业与平衡预算紧缩之间来回变化,产生一种“受控的不充分就业”。

       与卡莱茨基的论点形成鲜明对比,博迪和克罗蒂声称,经济接近充分就业时会提高工资的份额,有力威胁资本家的利润,并导致结构性经济危机。他们强调“商业周期的经济影响”有助于“强化卡莱茨基所强调的社会政治方面”。对两位作者而言,也是对大多数经济分析家而言,70年代中期经济衰退的主因是工资引发的利润压缩。随着经济接近充分就业而产生利益压缩这一说法因此就成了一种较流行的经济危机甚至停滞理论。

       70年代末及80年代见证了货币主义、供给经济学以及其他自由市场保守主义或新自由主义的胜利。主流经济学回复到了凯恩斯主义之前的紧缩观点,恢复了荒谬的萨伊市场定律,也就是供给创造需求——最先遭到凯恩斯的怀疑(之前遭到了马克思的驳斥)。按照萨伊定律的看法,资本积累过程本身不会止步不前,只会是工会或政府外部干涉的结果。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资本家阶级基本经济思想的复辟。威廉·普尔特尼(William Pulteney)爵士早在1732年就在英国下议院公然宣布:“现在全国已然形成公认,那就是向工人提供的高额工资是造成我们贸易和制造业衰退的主要原因;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设法让工人为低于目前的工资而工作。”这样的观点在商业和金融界是根深蒂固的,以至于一位颇有影响力的金融战略家、道明证券汇率与外汇全球研究主管埃里克·格林(Eric Green)居然在2012年——当时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复苏缓慢和收入差距正在拉大——主张美国公司正在受到“劳动成本对利润率的挤压”,这将“放缓未来就业增长”。

       如果说信奉利润受挤压说的理所当然应该是右翼,而对左翼就很难说是真实的,但仍有一些著名的激进理论家坚持20世纪80年代中期新自由主义抑制工资的战略在振兴长期积累上取得成功的“可能性”不能“被完全排除”。2009年发表在《金钱与理智》上的一篇试图解释大萧条的历史经济根源的文章认为,里根时期用资本推翻“‘充分就业挤压利润’在经济上是绝对有必要的……就像30年代的罗斯福新政,里根时代为一套相对稳定的框架体系奠定了基础。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社会积累结构尽管荒谬,却成了近30年资本积累和经济增长的框架”。

       然而,一些左翼经济分析家从一开始就否认利润受挤压说。尽管《每月评论》编辑哈里·马格多夫(Harry Magdoff)和保罗·斯威齐(Paul Sweezy)通过发表博迪和克罗蒂的文章来介绍了这一观点,但他们和卡莱茨基与斯坦德尔都属于同一的广义马克思主义理论传统。对于这些思想家来说,二战后期垄断资本主义积累的主要经济冲突更被认为来自需求而非供应,表现为生产能力被完全利用的趋势以及这一特定剩余被系统吸收的问题。这种观点认为,垄断资本制度下生产所产生的大量实际及潜在经济剩余(剩余价值)远远超过了资本家的消费和投资。其结果就是出现了以发展放缓、失业剧增和生产能力过剩为形式的经济停滞趋势。在这里,问题与利润受挤压说所认为的恰恰相反:资本太强大,劳动力太弱小。

原文参考文献:

  • 11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