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信任的代际传递

作 者:

作者简介:
池丽萍(E-mail:lipingchi@sina.com),女,副教授,中华女子学院儿童发展与教育学院,北京 100101

原文出处:
心理研究

内容提要:

人们对各种社会职业角色的信任水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其对相应行业的信任程度。已有研究表明,普遍信任存在代际传递现象,那么对具体职业角色的特殊信任水平是否也表现出代际传递呢?本研究采用职业角色信任量表测量了183个城市家庭中的父亲、母亲和青少年子女的角色信任水平,以检验父母的角色信任水平是否影响子女的信任水平。结果表明:(1)父亲和母亲对不同职业角色的信任水平表现出正相关,但对警察、学生、医生、政府官员和记者等角色的信任评分表现出父亲低于母亲;(2)青少年仅在对政府官员的信任评价上表现出性别差异,男生评价低于女生,在其他角色的信任上不存在性别差异;(3)父母对子女角色信任的影响因子女性别不同而表现出差异,同时,父亲和母亲产生影响的职业角色也不同。其中,男生父亲对教师、法官、政府官员、新闻记者等的信任评价能够预测儿子对相应角色的信任,但女生父亲的信任水平不影响女儿;母亲对维修人员的信任评价影响儿子的角色信任,而对教师和警察的信任则只影响女儿的角色信任。


期刊代号:B4
分类名称:心理学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字号:

      1 问题提出

      信任指个体对他人或团体的行为、口头或书面的陈述是否可以相信和依靠的信念[1]。它被认为是一种最主要的社会资本,可以减少市场经济中的交易成本,简化交易程序,从而提高经济效率,促进宏观经济的增长[2],因此成为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多个学科的研究主题。社会学研究者关注不同国家的信任水平及不同时期各国信任水平的变化。例如,跨国全球指标数据库(Shared Global Indicators Cross-national Database)对全球76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信任度追踪比较研究[2],美国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s Survey)针对不同种族群体的信任水平做了比较分析[3]。这些调查关注的是被调查者对“一般人”“大多数人”等笼统他人是否信任,而不涉及对具体信任对象的评价。本质上它所反映的是人们对人性的基本看法,研究者将其称为“普遍信任”[4]。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个体接触的是处于人际关系中的、具有各种特定角色的人,如朋友、同学、教师、售货员等,人们的信任水平会因交往对象的角色不同而异。当我们基于自己的经验或者通过观察他人交往行为决定是否信任别人时,就形成了特殊信任。特殊信任可以是人们对不同人际属性个体(如父母、同学、同事等)的信任,也可以是对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国籍的人的信任[5],还包括对不同行业从业人员的信任,即对不同职业角色的信任。例如,教师通常被称为“心灵的工程师”,担负着教书育人的工作,人们通过不同途径直接或间接获得了对教师群体可信程度的估计。美国心理学家Rotter便试图了解个体对不同职业角色人群的信任程度。他编制了人际信任量表,要求人们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评价不同社会角色或职业群体,如推销员、法官、政治人物、教师以及新闻媒介的可信程度。通过比较不同职业角色的信任评价检验哪些角色(甚至是其所代表的系统和制度)受到人们的广泛信任,哪些角色可能面临信任危机。例如,人们对教师的信任可能也同时反映了人们对教师资格认证制度、学位制度、教育中所体现的不同层面的公平原则的信任。可见,通过对人们角色信任的考察可以“管窥”其对所处社会环境中教育、医疗、司法、新闻等系统的信任程度。

      更为重要的是,成人对社会中各种职业角色的评价有可能影响他们子女的相应信任观念[6],从而表现出信任的代际传递。国外有关普遍信任的研究已表明,个体的信任水平受父母信任水平的影响。例如,对美国青少年及其父母追踪调查显示,父母与子女的信任水平存在关联:如果父母是高信任者,那么其子女相信陌生人的可能性就高出9个百分点;父母较低水平的信任能预测其子女的低信任[3]。Rotenberg对加拿大50名小学生及其父母进行了问卷和实验研究,结果也发现母亲的信任水平能够预测子女的人际信任[7]。德国社会经济调查结果再次证实,信任存在代际传递[8]。最近,我们以中国家庭为研究对象检验信任的代际传递现象,结果显示,在我国当前社会背景中信任水平也表现出代际传递性[9,10]。那么,父母对于不同职业角色的信任评价是否也影响其子女对相应角色的信任?因为角色信任是人们基于社会生活经验对各种社会现象和职业角色可信度做出的判断,它是以生活经验为基础的,所以可以通过观察、新闻报道、文学作品或直接接触获得,也可以通过他人讲述、评价等方式间接获得。处于青少年阶段的个体已经开始接触并理解社会分工、社会角色、社会结构等抽象概念,正在逐渐建立其对各种职业角色、相应认证制度、社会子系统的信任。但是,青少年直接接触各种职业角色的机会有限,其角色信任的信息可能大多来自父母对亲历事件的转述、对相关新闻的解读、对某职业角色的直接评价等。在此过程中,父母无意中便将自己对不同职业角色的可信度评价传递给子女。因此,我们提出假设1:角色信任存在代际传递现象,父母对不同职业角色的信任评价影响子女对相应角色的信任程度。

      此外,以往有关普遍信任代际传递的研究结果显示,父亲和母亲在代际传递中所起作用的大小与子女性别有关。但是这方面的研究结果很不一致。有研究者发现父亲的信任水平对儿子的影响较大,对女儿几乎没有影响[1];德国最近的研究结果显示父亲和母亲的信任水平都会对子女产生影响,只是在作用程度上稍有差异[8];而我们的研究则表明,父母的信任能够预测男孩信任水平,但不能预测女孩信任水平[10]。角色信任的代际传递是否也与子女性别有关?这是本研究关注的第二个问题。父亲和母亲对各种职业角色的信任水平可能通过与子女的沟通和交流传递给子女,而研究结果及日常经验都显示,父母与不同性别的子女沟通的主题和内容不同,且子女在与父亲和母亲沟通时也会选择不同的话题[11,12]。亲子沟通中表现出的这些性别差异可能会表现在角色信任的代际传递中。这就形成了本研究的假设2:角色信任的代际传递会因子女性别不同而表现出不同模式。

      综上所述,本研究将以青少年家庭为研究对象,考察在中国家庭中职业角色信任是否存在代际传递现象,并且这种代际传递是否因子女性别不同而表现出差异。

      2 方法

      2.1 被试

      本研究选取山东省某城市的183个家庭中的父亲、母亲和一个青少年子女为研究对象。其中,青少年子女年龄在12到15岁之间,平均年龄13.87(SD=0.68)岁,男孩87人,女孩96人。父亲平均年龄为41.89(SD=2.99)岁,母亲平均年龄为40.81(SD=2.91)岁。

      2.2 研究工具

      研究采用职业角色信任量表测量被试对不同角色的信任水平。该量表的编制过程如下:首先,参考社会学中有关职业划分标准,筛选量表所涉及的职业角色,最终确定了教师、推销员、警察、医生、记者、领导、维修人员、学生等9个角色作为角色信任量表的信任评价对象。然后,参考Rotter的人际信任量表中对社会或职业角色的项目描述方式,从信任的角度对以上9种角色进行职业行为描述,形成职业角色信任量表的具体项目(详见表1)。最后,采用6点评分量尺计分,得分越高表示对这一角色信任水平越高。研究中将这一量表施测于成人被试和青少年被试。

      3 结果与分析

      3.1 父亲和母亲角色信任的比较

      首先,对父亲和母亲对9种社会角色的信任评价进行描述统计,结果如表l所示。在6点评分的量表上,父亲对9种角色的评分从2.95到5.07分,母亲的评分从3.03到5.14分。在9种角色中,父母对于教师角色的描述(“老师会公平地对待每个学生”)评价最高,平均分高于5.00分,说明父母相信教师会在其工作中保证公平对待学生。父母评价最低的角色为推销人员,评分低于平均的3.50分,这表明多数父母不相信推销人员对产品的描述是真诚的。对比父亲和母亲对有关9种角色描述所做出的评价,可以看出两者对角色描述的认可程度的排序基本一致,只是对警察和维修人员的评价顺序稍有不同。

原文参考文献:

  • 7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