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的不同特点对儿童判断的影响

作 者:

作者简介:
周双珠,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北京 100875;陈英和(E-mail:chenyinghe@bnu.edu.cn),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北京 100875

原文出处:
心理发展与教育

内容提要:

本研究探讨不同领域的规则(安全领域规则,个人领域规则)和不同的规则提出者(成人权威,同辈权威)对儿童判断的影响。研究考察了48名4~7岁的儿童在道义推理、奖惩判断、愿望理解和行为判断的发展变化特点。结果表明:(1)直到7岁儿童才能根据规则的不同特点做出不同的判断,7岁儿童预测更不应该违反安全领域规则,违反安全领域规则和成人权威制定的规则后应该受到更多的批评,而4岁组和5岁组儿童在不同规则情境下的判断没有显著差异;(2)各年龄组儿童预测应该给予表扬的数量在各情境下没有显著差异;(3)在规则与愿望相冲突时,高年龄组儿童比低年龄组儿童更多地报告主人公会坚持自己的愿望;(4)在预测主人公是否会违反规则上,各年龄组在不同规则情境下均无显著差异。


期刊代号:B4
分类名称:心理学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字号:

      文章编号:1001-4918(2013)05-0466-474 中图分类号:B844.1 文献标识码:A

      1 前言

      儿童社会化是儿童融入所在社会环境,习得该社会环境的价值观和行为规范的过程(Schaffer,2006)。学习对不同的社会事件做出不同的判断和回应是儿童社会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领域理论根据社会事件的不同特点将他们划分为四个领域:道德领域,社会习俗领域,个人领域,安全领域(Smetana,2006)。常用的研究范式是给出一个属于特定领域的规则,如不能穿某件衣服(个人领域规则)或者不能打人(道德领域规则),通过儿童对于破坏规则后的道义判断(应不应该这样做),行为严重性判断(如果违反了规则,应该给予惩罚的多少)等方面来检验儿童是否能区分不同的领域(Nucci & Weber,1995;Tisak,1993)。个人领域关于个人的喜好和隐私,比如选择什么样的发型服饰(Nucci & Gingo,2011)。过去的研究表明,儿童认为个人领域属于行为者自身管辖的范围,在该领域内可以不受父母和教师的控制。儿童意识到存在一个自己可以控制的领域,有利于儿童建立自我和他人的界限。对于个体自治和自我概念的形成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Nucci,2001)。安全领域包含那些影响行为者自身安全、舒适和健康的事件,比如站到阳台边上去玩(Tisak,Nucci,& Jankowski,1996)。个人领域和安全领域都是关于行为者个人的(Berkowitz,Kahn,Mulry,& Piette,1995),不同之处在于安全领域的事件会对行为者的安全和健康有潜在的影响,而个人领域事件不会。儿童对个人领域和安全领域的区分体现了儿童对威胁自身安全因素的觉察,及时认识到环境中存在的危险,这对于他们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个体对社会事件的理解存在一个逻辑思考的过程,根据他们不同的性质将其归入不同的类别。通过研究个体的推理判断过程,研究者们才能界定社会事件在个体心理过程中的分类(Turiel,1983;刘春琼,2011)。社会领域理论的研究者们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探索儿童是否能从道义推理(应该这样做吗)和行为的严重性(做出某种行为应该给予惩罚的多少)等方面对道德领域和其他三种领域做出区分(Nucci & Weber,1995;Tisak,1993)。关于儿童是如何区分和理解个人领域和安全领域的研究较少。多大年龄的儿童开始能从道义推理和行为的严重性这两方面区分个人领域和安全领域仍不清楚,因此本研究选取个人领域和安全领域作为研究对象。当儿童能明确地认识到个人领域事件如穿哪件衣服属于个人选择,可以拒绝他人干预,而安全领域事件比如站在阳台边上可能会对人身安全造成威胁,他们就能在道义推理上判断违反安全领域规则是更不应该的,对违反安全领域规则的行为应给予更多的惩罚。同时本研究不仅关注儿童对违反规则的理解,也关注儿童对遵守规则的理解。儿童对遵守规则的理解也是儿童规则学习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从某种程度上说,让儿童明白遵守规则会得到表扬,比破坏规则后再去施加惩罚更有利于儿童形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因此考察儿童对表扬的理解也十分重要。由于儿童认为个人领域属于应该自我管理的范围(Yau & Smetana,2003)以及违反安全领域规则会造成消极的后果(Tisak & Turiel,1984),研究者预测儿童会判断更不应该违反安全领域规则,对违反安全领域规则给予更多的批评,遵守安全领域规则给予更多的表扬。

      过去的研究表明,儿童在做出判断时还会受到提出规则的权威的影响。比起同伴提出的规则,儿童认为更应该服从教师提出的规则(Laupa,1991)。青少年认为应该服从父母提出的安全领域规则,而对父母提出的个人领域规则可以不服从(Hasebe,Nucci,& Nucci,2004)。儿童并不是盲目的服从规则,他们会根据规则的内容和权威的特点做出判断,只服从自己认为合理的规则(Laupa & Turiel,1993;Tisak,Crane-Ross,Tisak,& Maynard,2000)。儿童对不同权威提出不同规则(安全领域规则或个人领域规则)的道义推理和行为严重性判断同样也可以反映出儿童对领域的区分。因此,在本研究中除了成人权威(母亲),还引入了同辈权威(班长)作为规则提出者。之所以选择这两种权威是因为他们在身份、地位、相关知识等方面都存在较大的差异,并且对于儿童来说,这两种权威是他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熟悉的权威类型。过去的研究表明儿童认为成人权威提出的规则比同辈权威提出的规则更应该服从(Laupa & Turiel,1986),因此本研究假设儿童预测在两种规则条件下都更应该服从成人权威提出的规则,遵守成人权威提出的规则给予更多的表扬,违反成人权威提出的规则给予更多的批评。

      本研究还关注不同领域的规则及提出规则的不同权威是否会对儿童的愿望理解和行为预测产生影响。过去心理理论的研究都是将儿童对心理状态的觉知放在一个可以自由选择的框架内进行,内心的信念和愿望被认为是人外部行为最主要的影响因素(Baird,2008),而忽略了人其实一直生活在一个充斥着各种规则的社会环境中,外部环境所施加的规则也会影响人的行为及心理状态,甚至规则也会成为心理状态的一种来源,直接驱动行为(Kalish,2006)。因此研究者们提出应该将心理理论的研究和社会领域理论的研究结合起来(Astington,2004;Smetana & Conry-Murray,2008)。在过去的研究中,心理理论和社会领域理论是两个独立的研究领域。心理理论主要关注儿童对他人心理状态(包括愿望、信念和情绪)和外部行为的理解和预测(Sigelman & Rider,2003),而社会领域理论主要关注儿童对不同领域的理解和区分(Helwig & Turiel,2011)。Wellman等提出将这两个研究领域结合来建立一个“人类核心社会推理系统(a core human social reasoning system)”,也就是在将来的研究中应该更多的探讨不同规则情境下儿童对他人心理状态的理解,进而更全面的揭示儿童社会认知的发展面貌(Wellman & Miller,2008)。这种研究趋向将极大地拓宽心理理论的研究范围并且更全面地勾勒出儿童社会认知的发展变化特点。过去的研究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4~7岁儿童在不同规则下的情绪预测显示出了差异,违反道德领域规则达到愿望满足的主人公会感到难过,而违反个人领域规则达到愿望满足的主人公会感到高兴(Lagattuta,Nucci,& Bosacki,2010)。本研究通过研究儿童在不同情境下对他人的愿望理解和行为判断,探讨不同领域的规则是否会对儿童对愿望理解和行为判断产生影响,尝试将心理理论的研究与社会领域理论的研究联系起来。

原文参考文献:

  • 7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