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幼儿对多重竞争条件下熟悉面孔的注意偏向

作 者:

作者简介:
陈顺森(E-mail:892127184@qq.com),男,福建省闽南师范大学应用心理研究所副教授,博士,福建 漳州 363000;白学军,天津师范大学心理与行为研究院,天津 300074

原文出处:
心理与行为研究

内容提要:

探讨自闭症幼儿对熟悉面孔的注意偏向,选取11名自闭症幼儿和11名正常幼儿,采用眼动追踪技术,采集在多重竞争条件下其观看不同熟悉度面孔图片的视觉指标。结果显示:(1)自闭症幼儿对不同熟悉度面孔的觉察时间均显著长于正常幼儿,对各类面孔的注视时间均显著少于正常幼儿;(2)自闭症幼儿与正常幼儿一样,优先觉察陌生面孔,对熟悉面孔注意维持时间最长。结果表明,自闭症儿童对面孔的觉察、加工的效率劣于正常儿童,但其模式与正常儿童相似;熟悉面孔没有优先觉察效应,但对其注视时间更久。


期刊代号:B4
分类名称:心理学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字号:

      分类号 B844.1

      1 问题提出

      面孔是一种能传递丰富社交信息的视觉刺激,具有突出社交意义(Theeuwes & van der Stigchel,2006)。研究认为,熟悉面孔比陌生面孔更快、更准确地被识别出来(Stacey,Walker,& Underwood,2005);当图片质量不佳时,陌生面孔不易认出来,而对熟悉面孔的辨认则不受影响(Burton,Wilson,Cowen,& Bruce,1999)。Fantz(1964)发现,随着重复暴露次数的增加,幼儿对新异视觉刺激表现出注意偏向或选择性注意。已有研究发现,面孔的暴露度和熟悉性可以影响眼动或者对面孔的注意方式(Althoff & Cohen,1999),个体扫描面孔的各种方式取决于其对那张面孔的经验。正常人对熟悉面孔和陌生面孔的加工方式不同(Bonner & Burton,2004)。

      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ASD)是一组以社交障碍为特异性症状的发展障碍,其中自闭症是症状最严重的一种。研究发现ASD者对面孔的搜索、加工方式不同于正常人(Dalton et al.,2005;Riby & Hancock,2008;陈顺森,白学军,沈德立,闫国利,张灵聪,2011;陈顺森,白学军,沈德立,张灵聪,2012)。而且,与正常人不同,ASD对熟悉面孔的匹配任务绩效并不比陌生面孔的好,他们对熟悉面孔、陌生面孔的加工方式是相同的,并未区别对待(Riby,2006)。来自ERP的研究也发现,观看熟悉面孔和陌生面孔时,正常人大脑活动不同,但自闭症者是相同的(Dawson et al.,2002)。正常人在观看熟悉面孔时梭状回都会被激活,但ASD者却与此不同,其激活模式较独特(Pierce,Muller,Abmrose,Allen,& Courchesne,2001)。脑成像研究认为,梭状回通常与个体对某一已经熟悉物体进行加工相联系,观看面孔时梭状回的激活可归因于对面孔的广泛注意和经验。当ASD者观看很熟悉的面孔(如其母亲的照片)时,梭状回被激活了(Aylward,Bernier,Field,Grimme,& Dawson,2004;Pierce,Haist,Sedaghat,& Courchesne,2004)。ASD者对熟悉面孔与不熟悉面孔反应模式也不同,他们看熟悉面孔时的神经激活方式显得很正常(Pierce,et al.,2004;Pierce & Redcay,2008)。那么,其观看陌生面孔时梭状回激活不足,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熟悉或者是对新面孔的社交兴趣投入不足,而不是这部分脑区的内在功能异常。是什么因素导致ASD者看熟悉面孔时有更多正常的面孔加工?可能是ASD者更想看熟悉面孔,并从中获得更多的经验和情感,从而在面孔加工时表现得很好。研究者认为,对熟悉面孔和陌生面孔的眼动模式是不同的,观察者对熟悉面孔内部特征的变化很敏感,而对陌生面孔特征的变化却不太敏感(O'Donnell & Bruce,2001)。正常人在完成面孔识别任务时,熟悉面孔比陌生面孔更快、更准确地被识别出来(Stacey,Walker,& Underwood,2005)。

      对人类面孔进行区分并在众多面孔中识别出熟悉的面孔,是社会交往尤其是非言语沟通中关键性的基本能力(Boucher,Lewis,& Collis,1998)。探索ASD者熟悉面孔识别与加工的特点,有利于理解ASD者的社会交往障碍。以往有关面孔熟悉性(如Sterling et al.,2008)的研究中,通常分别独立地呈现熟悉面孔、陌生面孔,通过收集个体观看面孔的指标来反映面孔熟悉性对个体面孔加工的影响。然而,研究表明,面孔在常人的注意中拥有特殊地位,即使被试试图忽视面孔,他们也会自动化、强制性地对面孔进行加工(Kanwisher,et al.,1997)。因而,单独呈现一张面孔刺激,这种自动化、强制性的加工就不可避免地发生。通过设置干扰刺激,使用选择性注意任务来操纵知觉负载(Lavie et al,2003),可以考察熟悉面孔加工是否更具优势。而且,在日常社会生活过程中,ASD者与正常人一样,通常面对熟悉与不熟悉人群并存的复杂社交场景,如何从这样的复杂情境中发现熟悉面孔,进行社会交往活动,对ASD者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如果多个面孔同时呈现,增加知觉负载,并形成竞争条件,反映在眼动轨迹上,个体是否优先注意熟悉面孔,ASD幼儿对熟悉面孔的反应模式是否与正常幼儿一样?对熟悉面孔是否表现出更多的注意偏向?为此,本研究将被试遗传熟悉的父母亲面孔与陌生面孔一起呈现,探讨ASD幼儿对熟悉面孔的视觉选择性注意特点。以往研究发现,ASD儿童对面孔的加工模式与正常儿童相似(Sterling et al.,2008;陈顺森等,2011,2012;金丽,陈顺森,2012),因此,不论是熟悉的面孔还是陌生面孔,ASD者对其加工模式应该也相似于正常人;然而,正如上文所述,以往研究发现,ASD者观看熟悉面孔时的表现比较正常(Pierce,et al.,2004;Pierce & Redcay,2008),因此,本研究假设:(1)ASD组与正常组一样,能区别对待熟悉面孔与陌生面孔,面孔的注意偏向模式与正常儿童一样;(2)ASD组对熟悉面孔加工的各项指标与正常组差异不显著,但对陌生面孔的加工显著差于正常组。

      2 方法

      2.1 被试

      从特殊教育机构招募自闭症(Autism Disorders,AD)幼儿15名,其中4名未能完成观察任务而剔除,有效被试11名,其中男10名,女1名,年龄介于2.7岁至6岁(M= 4.42,SD=1.10)。所有被试均先经过儿童医院临床诊断并根据《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CCMD-Ⅲ;中华医学会精神病学分会,2001)诊断为自闭症。经儿童医院(三级甲等)儿科医生根据《儿童自闭症评定量表》(childhood autism rating scale,CARS;Schopler,Reichler,& Renner,1988)评定,被试分数均处于诊断范围之内。排除遗传疾病(如:脆性X综合征、先天性眼萎综合征、纤维神经以及结节性硬化症)、重要感觉或运动神经损伤发作、重大身体残障。全部视力或矫正视力正常。

原文参考文献:

  • 10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