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项迫选对信任和可信赖性的非对称性影响

作 者:

作者简介:
刘国芳(E-mail:liuguofang99@126.com),男,博士生,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北京 100875;辛自强,中央财经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心理学系,北京 100081

原文出处:
心理研究

内容提要:

生活中,有时候我们需要作出是否信任或是否可以信赖的二分选择,有时候则允许表现出不同程度的信任与可信赖性。情景的不同是否会影响人们的信任与可信赖性呢?本研究使用假想的投资博弈和议价博弈发现,“是”和“否”的二项迫选的确会影响到人们的行为,对信任和可信赖性有着非对称性的影响。对于信任而言,二项迫选会使得信任程度较低的个体选择不信任他人;对于可信赖性而言,二项迫选会使可信赖性较低的个体表现得值得信赖。


期刊代号:B4
分类名称:心理学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字号:

      1 前言

      在人际交往中,信任源于交往双方(信任者和被信任者)的互动。面对一个需要相互合作的情景,首先需要信任者做出信任行为,然后被信任者对这一行为进行反应,表现为被信任者是否值得信赖。在这一过程中,信任就是交往双方间存在的一种互相支持的行为和信念。例如,Rotter将人际信任定义为个体在人际互动过程中建立起来的、对交往对象的言辞、承诺以及书面或口头陈述的可靠程度的一种概括化期望[1];杨中芳与彭泗清认为,人际信任就是指在人际交往中,双方对对方能够履行他所被托付之义务及责任的一种保障感[2]。信任者在交往中做出的友好的、可能使自己遭受损失的行为就反映了其信任水平,而被信任者是否做出了信任者期望的行为则反映了其可信赖性[3]。交往的顺利开展需要信任和可信赖性的同时存在。

      在真实交往中,信任与可信赖性受到多重因素的制约,例如个体的信任偏好和情绪[4,5],制度约束和情景设置等[6-8]。个体较高的信任偏好和诚信度,以及完善的制度约束均可以提高信任和可信赖性。然而,这二者并不容易改变。相对而言,对信任情景的合理设置可能是更加容易实现的途径。社会活动的情景对人类行为一直有着重大的影响。例如,信息以消极方式呈现时更具说服力[9]。那么,不同的情景是否会影响个体表现出的信任与可信赖性呢?

      面对同一信任主题的人际交往,可以有不同的情景设置。在某些情景下,个体需要做出要么信任(值得信赖)要么不信任(不值得信赖)的二项迫选;而有些情景中,个体可以表现出不同程度的信任与可信赖性。在现实中,这样的例子非常普遍。例如,在借钱时,你会说“我想借5000元钱,能不能借给我?”还是会说“我需要借5000元钱,你能或多或少借给我吗?”又如,在经济合作中,你会请求别人做出是否合作的“爽快”决定,还是请求别人有限度的合作?同样,在面对别人的信任时,你是愿意做出可信赖或不可信赖的二分决定,还是愿意表现出有限度的可信赖呢?经验上,我们似乎并不愿意做出“是”或“否”的二分判断。那么,这种不同的决策情景是否会影响到我们表现出的信任与可信赖性呢?

      在信任与可信赖性的测量中,投资博弈和议价博弈是使用最广泛的两种实验方法,这两种方法有着不同的决策情景。议价博弈需要个体做出“是”或“否”的二项迫选,而投资博弈则允许个体表现出不同程度的信任与可信赖性。围绕这两个博弈任务的信任与可信赖性研究可以为我们的问题提供一些解答。

      投资博弈由Berg、Dickhaut和McCabe提出,得到了研究者的广泛使用[10-13]。在该博弈中,被试被随机分配为A和B两组,分别担任信任者和被信任者的角色,所有被试都拥有总量为S的初始资金。在博弈中,由信任者A来决定投资X(0XS)给匿名的被信任者B,B会获得3X的收益。在B获得收益后可以返还Y(0Y3X)给A。A的收益为S-X+Y,B的收益为S+3X-Y。X反映的即是A的信任水平,B的可信赖性则由Y来衡量。按照经济人的假设,该博弈仅存在一个纳什均衡,即A投资0元给B,因为A能够预期到B不会返还任何金钱,出于自身利益考虑,A也不会投资任何数量的金钱给B。但Berg等发现,大多数被试都投资或返还了一定数量的金钱,A平均投资10元中的5.16元给B,B的平均返还额为4.66元,绝大多数的A和B分别展现出了一定水平的信任和可信赖性。这样的结果也得到了研究者的广泛确认[3,13]。

      议价博弈由McCabe、Rassenti和Smith[14]提出,该博弈同样需要两个被试间的互动,两个被试同样分别被赋予信任者和被信任者的角色。在该博弈中,信任者首先进行决策,可以选择信任者和被信任者各得金额P,或者让被信任者进行选择。若信任者将选择权给予被信任者,则被信任者同样可以进行二择一的决策,若被信任者选择不互惠,则信任者得S,自己得T;或者信任者和被信任者分别可得到R。其中T>R>P>S。若信任者选择让被信任者决定如何分配金钱,则信任者表现出了对被信任者的信任,否则为不信任对方;若被信任者选择了第二种分配方式,则其是可信赖的。Evans和Krueger发现,在风险不同时,约有半数的被试不愿意信任他人[15]。Gunnthorsdottir、McCabe和Smith发现,议价博弈中有半数的被试不愿意信任他人,而那些信任他人的被试中,有75%得到了被信任者的回报,即被信任者是值得信赖的[16]。在Holm和Nystedt的研究中,选择不信任和不值得信赖的被试比例分别接近30%和40%。且不论信任程度上的差异,在议价博弈中表现出信任和可信赖的比例要远低于投资博弈[17]。

原文参考文献:

  • 10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