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法的未来发展特征

作 者:

作者简介:
马金芳,华东政法大学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法学博士(上海 200042)。

原文出处:
政治与法律

内容提要:

未来社会法将呈如下发展特征:在全球化的发展进程中,基于国际组织的发展和国际共同利益在一定范围的形成,国际社会立法蓬勃发展,社会法在法律调整范围上将形成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制度衔接;基于社会民生保护的需要和社会法及刑法的自身特性,在法律体系上将实现社会法与刑法的功能互补;基于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关系及自身特性,在社会权利救济机制上将出现公益诉讼对私益诉讼不足的弥补;基于福利国家向福利社会的逐步转换,在立法价值取向上将出现积极社会立法与消极社会立法的互相促进。在社会立法与社会法实践中应顺应社会法的这些趋势,促进社会法模式的发展与转变。


期刊代号:D410
分类名称:法理学、法史学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关 键 词:

字号:

       中图分类号:DF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512(2013)10-0064-11

       从某种意义上讲,社会发展的过程既不断产生社会问题,也解决这些问题。作为促进社会发展的重要社会机制,社会法致力于解决社会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社会问题,而其自身也在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中呈现出不同的特色。社会法的阶段性特征既源自于每个时代所特有的社会问题,也受制于社会法自身的规范与制度特色,而前者的影响更为根本。因而每个时代的社会法都需要应对社会发展中出现的重大社会问题,也需要矫正自身发展的方向,其解决社会问题的过程就是自身发展的过程。社会法之未来趋势是对社会法既有理论与现实的反思结果,又表现了社会法的未来价值目标与趋势。故而,在社会立法及社会法实践中,应顺应社会法的自身趋势,促进社会法模式的发展与转变。

       一、国内社会立法与国际社会立法的制度衔接

       国内社会立法与国际社会立法的制度衔接是社会法的首要未来发展特征。当前,很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实现了国内法与国际法两个维度的制度化与体系化。在此基础之上最为核心的问题与挑战在于促进二者的有机衔接。

       (一)两者制度衔接之客观表现

       国内社会立法与国际社会立法的衔接包含一个过程的两个方面:一是在国内社会立法标准上出现的国际化倾向;二是国际社会立法的全方位兴起。社会法的这一发展特征已经现端倪。

       国内社会立法之国际化在本质上而言是一个双向渗透、互动的过程。一方面,国际社会立法对国内法渗透,表现为国内法中某些标准的国际化,比如国际劳工标准对很多国家劳动基准立法的影响;另一方面,国内法对国际社会立法渗透,表现为主权国家对国际社会的影响,比如主权国家成功的社会立法模式对国际公约的影响。这种双向渗透与互动会发展为日渐规范且稳定的趋势,并且此趋势乃互相加强与促进之关系,而非此消彼长之关系。

       首先,国际社会立法与国内社会立法相互融合。国际法与国内法之融合在本质上是国际法与国内法的衔接、相互输入与转化。有学者甚至认为,在区域化程度最深的欧盟,已经存在一种国际法与国内法相互转化的“自动”模式。①即使这种自动模式尚未成为区域性立法与全球性立法的普遍方式,但在区域一体化与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之下,国内法与国际法的相互衔接与紧密契合亦是大势所趋。毋庸讳言,在这种融合的过程之中,经济、政治和文化处于优势地位的“强国”的法律理念、规范与制度更加容易对国际立法产生倾向性的“输出”,而相对处于劣势地位的“弱国”更容易被国际立法所“影响”。

       其次,国际社会立法对国内社会立法的渗透。国际社会立法对国内法的渗透,其一在于各种法律标准和指标,尤其是最低标准的确立。最为典型的例子是在国际劳工标准影响之下各国国内劳动法的相关调整。其二在于近似立法的出现。在国际统一或最低标准影响之下,各个成员国为了在“地球村”中生存与发展,必然进行相关国内立法的修改与调整。其三在于随着规范与制度的移植而被接纳的国际人权和代际正义等价值观念。如前所述,国际劳工标准所蕴涵的就是国际人权基本价值。②其四在于有些国际条约即使有关国家未参加,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尤其是在区域共同体之中。比如,“即使英国没有参加《社会宪章》,但英国的公司仍受到了根据《社会宪章》通过的立法所产生的影响。这一点在欧洲劳动者委员会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③

       最后,国内社会立法对国际社会立法的影响。国内法对国际法的影响,在最浅表的层面上是范畴、术语和规范的借鉴与吸收。与其他国际法一样,国际社会立法在概念、术语和规范上不会完全另起炉灶,而是要参考和借鉴很多国内立法,尤其是法制文明比较发达国家的法律,所以,很多国际社会立法要源于国内立法的经验以提高立法起点。在立法方式上,世界各国和区域性组织成员国的不同立法方式也会迫使国际立法主体和区域性组织思考和定位自己的立法方式,以求同存异和解决问题。在执行和罚则方面,由于国际法的执行力和惩罚力的局限性,在很多领域中国内法的实际约束力更强,所以国际社会立法有赖于国内立法的贯彻与实施。在最深层次上,世界各国和区域共同体成员国力量、利益和价值的多种博弈在根本上决定了国际社会立法的内容与走向。

       国际社会立法已经在很多个全球或区域、单一或综合、双边或多边的国际条约中有所体现,而这些条约也成为很多国家社会法的新渊源。国际社会立法在未来会成为社会法发展的重要方向,同时,也成为国际法的重要发展特征。这种趋势在双边条约、区域条约和国际公约等不同层面上会有不同表现。

       一是双边社会立法之勃兴。较之于区域化和全球化的公约与条约,双边层面社会立法的共识更容易形成,故而,在当前和未来双边立法都是国际社会立法中发展最为迅速的部分。双边立法之勃兴,首先在于领域之广阔,在未来最易发展之领域为环境、能源、卫生与医药科学、防疫和检疫等;其次在于范围之广泛,不仅在近邻之间容易形成,而且在更大范围内也呈现出合作倾向,其典型表现就是中国和一些非洲国家形成的派遣医疗队和其他支援问题上的备忘录与共识;最后则在于参与主体数量最小的情况下易形成深度妥协,减少立法阻力,其立法成本小、速度快。

原文参考文献:

  • 7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