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不AB”与“AB不A”两种反复问句的统一处理及相关的句法问题

作 者:

作者简介:
徐杰,男,博士,澳门大学中文系教授,研究兴趣:句法学、语义学、语言教育与语言规划,代表作:《普遍语法原则与汉语语法现象》和《句子中心与句子结构》,E-mail:jiexu@umac.mo;田源,武汉大学文学院,E-mail:hntianyuan@gmail.com(武汉 430072)。

原文出处:
当代语言学

内容提要:

汉语中各类反复问句均为通过“正反重叠”这一操作程序核销疑问特征造成的结果。我们认为,“A不AB”与“AB不A”虽表面上看似两类反复问句,但其基础形式实际上同为一类,生成过程也高度一致。两类反复问句本质上的高度一致性要求我们采用统一的分析方案对其生成过程进行处理。在对各类反复问句的处理上,我们认为应该是“合”,而不是“分”。反复问句家族中各小类间的差异都可以解释为(1)相关疑问句式除了执行“正反重叠”操作外是否还额外执行了“删除”操作以及(2)重叠和删除两类操作程序受制于不同的限制条件。


期刊代号:H1
分类名称:语言文字学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关 键 词:

字号:

      汉语反复问句是世界语言中不太常见的一种疑问句式。除了中国南方侗台语、苗瑶语等少数民族语言以及南亚和东南亚语言之外,世界其他语言中较少见到这种疑问表达形式(吴福祥2008)。在汉语反复问句的研究中,反复问句的类型归属和生成过程一直是学者们关注和研究的热点问题。

      1.1 反复问句的类型归属问题

      在反复问句这个热点问题的研究上,不同学者关注的重点并不相同。国内描写语法学派最感纠结的是它的归类,而生成语法学派最为关注的则是它的派生机制和生成过程等等。关于反复问句的类型归属问题,范继淹(1982)从交际功能的角度着眼,认为“用‘吗’提问和用‘V不(没)V’的各种形式提问”相同或者相近,应该归入一类。朱德熙(1985)则指出,“反复问句也是一种选择问句,区别在于一般的选择问句要对方在X与Y里选择一项作为回答,反复问句则是让人在X和非X里选择一项作为回答。”汤廷池(1981)和吴振国(1990)也认为反复问句虽然跟选择问句有所不同,但应同属一类。黄正德(1988)运用模组方法分析反复问句,首先把它们分为“A不AB”和“AB不A”两类,认为它们有不同的来源。“A不AB”型是一种带有疑问屈折范畴的单句结构,在句法上与一般特指问句相同,而“AB不A”则是由含有并列谓语的深层结构经“照应删除”得到的结果①。我们则认为,反复问句跟所有的疑问句式都不相同,不能归人任何一种静态的疑问句式。一方面,反复问句没有相应的非疑问句;而另一方面,我们又无法在词库中像给特指问句中的疑问代词和选择问句的“还是”规定带有{+q}疑问标记一样,给反复问句的任何一个语法成分规定带{+q}标。比方说,虽然“你看不看这本书”一定是个疑问句,但是孤立地看,“你、看、不、这本书”都跟疑问无关。我们因此认为,汉语中这种正反并列表达式,本质上是一种针对疑问范畴的动态语法处理方式,跟它平行的不是任何一种静态句式,而是加用疑问语气词(“吗”)那类动态的操作程序。正反叠用必然造成一个疑问句,跟加用疑问语气词“吗”必然造成一个疑问句的道理是完全一样的(徐杰1999,2000,2001)。

      1.2 反复问句的生成过程问题

      有关反复问句的生成过程问题,王士元早年曾提出用“并列删除”的分析思路来处理(Wang 1967)。他认为,汉语反复问句和选择问句都是并列结构以不同方式删除所造成的结果,不同程度的成分省略造成了不同形式的反复问句。这种分析方案的优点是可以解释反复问句跟一般并列结构在句法语义等方面的一些共同特点。而黄正德(1988)以及新近的Huang等(2009)则认为,运用并列删除来分析反复问句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无法解释一些违反了并列删除的方向性限制但仍然可以接受的汉语句子。所谓的“方向性限制”指的是,如果重复的词语在结构树形图里是向左分支,被删除的则只能是后一个,亦即顺向的承前省略;如果重复的词语是向右分支,被删除的则只能是前一个,亦即逆向的蒙后省略(Ross 1967;黄正德1988)。下列汉语例句中,例(1a)可以经过顺向删除重复词语“张三”中的第二个而得到例(1b),但是不能经过逆向删除重复词中的第一个而得到例(1c),这都是因为重复的词语“张三”在“张三唱歌”和“张三跳舞”中都是向左分支(亦即“张三”在“唱歌、跳舞”的左侧)。

      (1)a.张三唱歌,张三跳舞。 b.张三唱歌,跳舞。 c.*唱歌,张三跳舞。

      同一原理的反向运行,例(2a)只能逆向删除重复词语“唱歌”两个中的前一个而得到例(2b),不能顺向删除后一个而得到例(2c)。这都是因为在“张三唱歌”和“李四唱歌”结构中,重复的词语“唱歌”处于右侧,为向右分支。

      (2)a.张三唱歌,李四(也)唱歌。 b.张三、李四(都)唱歌。

      c.*张三唱歌,李四(也)。

      针对并列删除的这一方向性限制条件,在包括汉语和英语在内的众多语言中都得到清晰无误的证实。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汉语反复问句的多种形式,如王士元所述,是经过并列删除造成的结果,那它理当接受方向性限制条件的约束。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正如黄正德所正确指出的,是有一些反复问句遵守方向性限制。如例(3a)满足了方向性限制条件(同例(1b),向左分支,顺向删除重复词语之第二个),可以成立;例(3b)违反了方向性限制条件,事实上也不合法(同例(1c),向左分支,不能逆向删除重复词语之第一个)。

      (3)a.?他喜欢这本书不喜欢这本书?② b.*喜欢这本书他不喜欢这本书?

      但是,也有反复问句不遵守方向性限制条件。如例(4)明显违反了方向性限制,却照样可以接受。宾语“这本书”在该句中向右分支(亦即在“不喜欢”的右边),依照方向性限制的条件,应该只能执行逆向删除,但是例(4)中却执行了顺向删除,与方向性限制条件的规定不符。

      (4)他喜欢这本书不喜欢?

      针对这类问题,黄正德(1988)以及Huang等(2009)认为,至少有一部分反复问句是不能以并列删除的方式来处理的。他们的解决方案是把反复问句区分为“A不AB”型和“AB不A”型两类,并对其基础形式和生成过程做出完全不同的分析。在他们看来,对反复问句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是因为两类反复问句存在一系列的语法差异。除了二式在方向性限制条件方面的差别外,还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A不AB”型问句可以违反“词语完整律”(principle of lexical integrity),但是“AB不A”型问句则必须遵守这一规律。

      (5)a.他喜不喜欢这本书? b.*他喜欢这本书不喜?

      (6)a.你高不高兴? b.*你高兴不高?

      第二,“A不AB”型问句可以违反“禁止介词悬空原则”,但是“AB不A”型问句则要严格遵守这个原则。

      (7)a.你从不从这里出去? b.*你从这里出去不从?

原文参考文献:

  • 1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