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馆藏资源可视化研究综述

作者简介:
邱均平,男,1947年生,武汉大学中国科学评价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余厚强,男,1990年生,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吕红,男,1987年生,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李小涛,男,1986年生,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原文出处:

内容提要:

文章利用Web of Science平台检索,对国外馆藏资源可视化研究做了全面而深入的调研,发现馆藏数字资源可视化研究最为活跃。从关联表示可视化、查询过程可视化、检索结果可视化、可视化评价四个维度对相关研究做梳理和归纳,据此提出馆藏数字资源可视化的四大趋势,即馆藏资源语义关联可视化、馆藏资源深度聚合可视化、开发专业可视化语言和支持新型数据可视化,最后提出要从技术角度和图情学科方法同时出发完善馆藏资源可视化模式。


期刊代号:L1
分类名称:情报资料工作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字号:

      馆藏资源可视化是近年图书馆学研究的重点和热门主题,这主要源于两个背景:一是馆藏资源尤其是馆藏数字资源的海量增加,为图书馆用户有效利用馆藏资源带来挑战;二是网络时代信息可视化技术的长足发展,为解决上述挑战提供了良好解决方案。信息可视化(Information Visualization,InfoVis或IV)是利用计算机支撑的、交互的、对抽象数据的可视化表示,来增强人们对这些抽象信息的认知[1]。将信息可视化应用到图书馆,能提供强有力的人工视野和空间感知,来帮助用户观念上组织、电子形式获取和管理大型复杂的信息空间,将用户缓慢阅读的精神压力转移到如可视化模式识别等快速的感知过程[2],为馆藏资源的检索、浏览和导航带来积极影响[3]。

      具体来说,信息可视化技术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在馆藏资源有效利用上发挥关键作用:(1)显著降低用户信息搜寻成本。在图书馆信息搜寻初期,用户处于知识异常状态(Anomalous State of Knowledge, ASK),不能明确搜寻内容,造成关键词搜索时,术语选择存在模糊性,最终检索结果匹配度低。信息可视化的最终目的一是浏览和交互,二是探索数据背后的规律。通过信息可视化支持检索结果结构的识别,促进用户理解检索结果之间的相互关系,进而达到精炼搜索的目的。对虚拟环境的使用进一步发展了可视化的概念,提供了完全的、实时的交互和从无限多视角来观察对象间关系的能力,从而减少信息搜寻初期的不确定性,大大降低信息搜寻成本。(2)提供馆藏资源概览界面的理想选择,并促进浏览。现代图书馆用户获取数字图书馆资源的首要方式就是搜索引擎,然而,搜索界面缺乏支持信息探索的能力[4]。并且图书馆用户通常不确定馆藏资源的覆盖范围,对理解和使用馆藏资源造成障碍。于是,现代图书馆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设计有意义的概览,要求概览中的模式能被很容易地识别,创造出可理解的界面来明确用户所需[5]。一般认为通过语义关系来可视化信息,能促进用户信息空间认知图的开发和应用。这让搜索和浏览信息的任务和现实世界的导航相似,例如地图概览(对超文本导航的辅助)被证明对用户有益。信息可视化可用于概要地展示信息,通过允许用户交互地选择内容,成为高效的浏览工具,使得科学家和实践者能够获得数字图书馆的宏观视图,锁定相关资源,监测他们本身和其他知识领域的演变,以及追踪领域内和跨领域理论的影响,所以是数字图书馆信息可视化界面的理想选择。(3)大幅提高图书馆知识服务水平。现代图书馆以数字图书馆为主流形态,正成为人类知识的主要存储库,Fast等人[6]强调数字图书馆作为交互知识环境的概念重构,呼唤利用信息可视化技术带来革命性的转型。信息可视化通过对馆藏文献关联、查询过程及检索结果的图形化展示,不仅使得用户操作过程变得智能化和友好化,而且提供超出传统文本结果的整体把握,增强资源深度利用的洞见性。同时,可视化与可获取文献的用户交互数据能评价和提高数字图书馆的利用。

      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员和研究人员认识到,将信息可视化技术和现有图书馆技术结合,是现代图书馆发展的必然趋势。掌握国外研究动态能为本国相关研究提供参照和依据。因此,本文对国外馆藏资源可视化研究进行了详细调研,以期反映国际上馆藏资源可视化研究的发展脉络与最新进展。

      1 数据获取与分析方法

      1.1 数据检索式

      馆藏资源可视化的研究对象是图书馆,其文献主要分布在图书馆学和情报学的期刊上。Web of Science(简称WoS)是全球最大的索引库,几乎覆盖了世界范围内所有具备影响力的国际期刊。WoS将期刊分为56个大类,其中Information Science Library Science大类(简称LIS大类)中的期刊多达83种。因此本文选取WoS中的LIS大类中的期刊作为文献调研范围,能够保证涵盖所有重要的和有效的相关文献。在WoS的高级搜索中,使用检索式TS=“LIBRARY”AND TS=“VISUAL*”AND WC=“INFORMATION SCIENCE LIBRARY SCIENCE”,检索共得到329篇文献,逐篇阅读,去除研究主题如“向视力障碍用户提供图书馆服务”等与本研究相关度较低的文献,剩下118篇核心相关文献。在对这些文献进行考察的基础上,将每篇论文的参考文献和引用文献纳入调研范围,从而进一步提高了文献调研的全面性和可靠性。

      1.2 研究对象界定

      馆藏资源主要分为实体资源和数字资源,实体资源包括图书馆建筑、内部设备、纸质书刊、珍藏典籍、声像光盘等,数字资源包括电子化的书刊、馆藏书刊的元数据。具体说来,涵盖各种全文数据库、索引数据库、文献数据库、电子书数据库、联机目录等。馆藏资源的可视化因而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对馆藏实体进行数字化模拟的可视化,其目的是生动形象地揭示馆藏资源的分布,方便读者迅速熟悉图书馆环境和搜寻到目标信息源;第二种是对馆藏数字资源在深度聚合和挖掘的基础上进行可视化,其最终目的是实现知识服务。馆藏数字资源和数字图书馆是紧密关联的,数字图书馆正是专门针对馆藏数字资源进行信息组织的集中体现,因而对数字图书馆的可视化研究,实际上是对馆藏数字资源的可视化研究,相关研究主题所得到的结论都完全适用于馆藏数字资源,甚至对数字图书馆的可视化是国外馆藏资源可视化研究的主要体现方式。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本文将对数字图书馆的可视化研究视同对馆藏数字资源可视化研究,对相关研究方法和分析结论进行综合处理。

原文参考文献:

  • 11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