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研究

——教师专业化成长的捷径

作 者:

作者简介:
洪伟达,男,1982年生,中共黑龙江省委党校图书馆馆员。

原文出处:

内容提要:

目前国内外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的研究表明,图书馆具有为弱势群体服务的“先天”优势,图书馆为弱势群体服务是履行其社会责任的重要手段,有助于维护社会民主和公正,体现社会包容。因此,为提升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能力,应构建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保障机制;为弱势群体提供具有针对性、差别性、高效性和可操作性的公共信息服务;完善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实现公共文化均等化;积极发挥图书馆公共空间功能,提升弱势群体信息素养。


期刊代号:L1
分类名称:情报资料工作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字号:

      随着信息技术和信息资源的飞速发展,人类社会进入信息时代后,获得信息资源的多少不仅决定一个人精神生活的富有程度,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其拥有财富的多少,乃至社会地位的高低。公共信息资源是获得知识、寻找心灵满足、满足信息需求的最直接、最常用的手段。弱势群体信息获取权益的缺失很可能加重其经济贫困,导致发展机会和民主权利的缺失,形成马太效应。图书馆(主要指公共图书馆,下同)作为公益性的社会公共信息服务机构,为公众尤其是弱势群体提供公共信息服务是其天然职责,其理应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

      1 研究现状

      1.1 国内研究现状

      国内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的研究主要包含5个方面:

      (1)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的基础理论研究,如从理论上论述弱势群体与信息弱势群体的概念、类型、特点、关系及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的意义。

      (2)对不同特征的弱势群体的信息需求和行为开展具有针对性的调查研究,通过调查数据呈现和分析我国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为弱势群体提供公共信息服务)的现状。石德万等认为,信息技术的发展对信息弱势群体信息行为的影响很小[1];谢俊贵等从人口学角度分析了信息弱势群体的人口特征[2];樊戈等利用访谈法对农民工和残障人士的信息行为进行了调查和分析[3—4]。

      (3)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的具体责任和措施,包括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宏观层面——政府和社会从法律法规、制度等方面保障弱势群体获取信息的权利,如曹凌认为,公共信息服务机制的基本制度是以公众权利为中心,政府应承担起保障公共信息服务供给的职责;微观层面——图书馆应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丰富服务内容、提高服务质量、提供各种教育和培训服务、提高弱势群体的综合素质、加强信息资源建设等措施来保障弱势群体的公共信息获取权益[5]。

      (4)公共图书馆对弱势群体开展信息/知识援助。王晓芳认为,知识贫困对弱势群体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图书馆对弱势群体提供知识援助非常必要,在实施知识援助的过程中,应遵循积极主动、政策倾斜、多元协助、注重时效和坚持持久等原则[6]。此角度最具代表性的研究属北京大学王子舟教授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弱势群体知识援助的图书馆新制度建设”的系列研究成果。

      (5)对国外图书馆为弱势群体提供公共信息服务相关经验和研究的介绍、评论和借鉴,如王素芳对国外公共图书馆弱势群体服务的研究述评[7]和严贝妮对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知识河流”项目的介绍和启示[8]。

      1.2 国外研究现状

      国外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的研究主要包含4个方面:

      (1)关于信息贫穷、信息分化、数字鸿沟、信息公平的研究。麦库克在《漩涡中的磐石:美国图书馆协会和公平》中反映了美国图书馆为弱势群体争取权益的做法,即图书馆既要在日常工作中关注弱势群体服务和信息获取问题,同时也要积极参与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信息政策制定,从而影响政府和社会资源分配[9]。

      (2)关于社区图书馆的研究,主要指图书馆弱势群体服务提供方式和内容的研究,如社区图书馆、图书馆延伸服务、社区信息服务等。例如,威廉·马丁在《图书馆弱势群体服务》中认为,为弱势群体服务代表了图书馆职业对于自己社会使命和职责的思考[10]。

      (3)关于反社会排斥和促进社会包容的研究。英国文化传媒和体育部及博物馆、图书馆和档案馆政务委员会发布了大量论述,主要是关于公共图书馆等公共文化机构在消除社会排斥、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作用,并认为公共图书馆需要成为更具有前瞻性、干预性的公共机构,致力于知识平等、社会教育和社会公正,具有代表性的政策性文件如《所有人的图书馆:社会包容政策指南》、《所有人的图书馆、博物馆、艺术馆和档案馆:跨领域合作消除社会排斥》等[11]。

      (4)基于管理学视角的研究,如基于新公共管理、公共选择等理论研究图书馆弱势群体服务效率、管理和评估等。Proctor和Bartle调查了公共图书馆对弱势群体接受教育过程的影响,建议公共图书馆提供更多基础性的教育资料,为具体用户提供符合其需求的课程,尤其是与信息技术相关的课程[12]。Kerslake和Kinnell从对社区、个人技能和经济的影响三个角度论证了公共图书馆对社会的影响[13]。

      目前国内对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缺乏系统性、整体性和可操作性。因此,结合目前国内图书馆为弱势群体提供公共信息服务的现状和不足,以信息公平和社会包容等理论为基础,从民主权利、文化权利和受教育权等角度开展研究,为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提出有针对性的对策和建议,提升社会的和谐和包容程度,不仅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而且还有较强的实践意义。

      2 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获取权益的现实意义

      公共信息获取权益是保障公众获得信息服务、增长知识、参与社会活动、实现民主权利的基本手段和途径。公共信息资源的匮乏与公共信息获取权利的缺失都将对弱势群体公共信息资源获取的数量、质量、渠道以及利用能力带来负面影响,降低其社会竞争能力,减少其公共话语权,降低其参与社会活动的程度,使其处于社会边缘化状态,被社会主流文化排斥,使其民主权利与文化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甚至有可能造成经济上的窘迫与社会竞争中的劣势,加深其社会弱势处境。图书馆作为国家和政府为保障公民自由、平等地获取信息和知识而进行的制度安排,对于保障社会弱势群体的基本公共信息获取权益具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原文参考文献:

  • 6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