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社会科学期刊引用认同分析

作 者:

作者简介:
苏芳荔,女,1981年生,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信息科学学院讲师。孙建军,男,1962年生,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文出处:

内容提要:

文章以18种人文社会科学期刊为例,以这些期刊2010年登载论文的参考文献为研究对象,从CSSCI数据库中获取数据,统计分析各期刊的引用认同。统计结果显示:期刊引用认同指标(与期刊影响因子的相关性并不强,但这类指标可以反映期刊载文的学科特征、专业性程度、对国外文献的利用程度、吸收信息的能力等等,值得深入研究。


期刊代号:L1
分类名称:情报资料工作
复印期号:2014 年 01 期

字号:

      1 研究背景

      1.1 引用认同

      2001年,White发表论文Authors as Citers over Time,引用认同(citation identity)的概念被首次提出。某作者的引用认同被定义成:“某作者引用过的所有作者的集合”[1]。White选取信息科学领域的8位学者,通过dialog系统自动获取数据,计算每位作者的异步重复引用的情况。研究结果如下:“作者引用认同呈现布拉德福集中—离散分布,并且受到社会网络的影响”。

      2002年,美国学者Blaise Cronin和Debora Shaw以Cronin、Harter和Kling为研究对象,描述了构建作者引用认同和引证形象的步骤。通过dialog软件和ISI引文数据库获取多年的引用数据。研究指出“作者的写作和参考文献风格构成了他们学术产出的水印”[2]。

      2004年,White选取28名作者进行实证研究,通过作者引用认同的计算,认为“对知名作者的引用和对无名作者的引用大致是平衡的,大部分的引用指向中间名气的作者”[3]。

      2006年,以色列巴依兰大学的Bar-Ilan对数学和计算机学家Michael O.Rabin进行了以个人为中心的引文和参考文献分析。在该研究中Bar-Ilan使用三种提供引文数据的数据源:Web of Science、Google Scholar和Citeseer,识别了Michael O.Rabin被引最多的著作、引用认同和引证形象以及合著者,并对不同数据源的优点和不足进行了比较,发现引用认同和引证形象分析方法可以很好地揭示作者的引证全景[4]。

      2008年,Bar-Ilan对21世纪早期信息计量学的发展进行综述,阐述了2000年到2006年信息计量学的研究情况,在引文分析的综述部分包含了作者引用认同和作者引用认同的研究[5]。

      在国内,马凤和武夷山计算了情报学家王崇德教授的引用认同,讨论了作者引用认同的集中一离散分布规律[6]。李燕萍介绍了作者引用认同和作者引证图像的概念,探讨了作者引用认同和作者引证图像的关系,以国内3位情报学领域专家:邱均平、马费成和罗式胜为例进行实证研究[7]。白青和董文华探讨了引用认同的发展和意义,实例分析冯天瑜教授在1999~2009年间发表的学术论文的引用认同[8]。宿瑞芳和郑德俊选取了12位图书情报领域的学者进行实证研究,数据源选择CSSCI,对12位专家的引用认同基本情况进行统计,列举了12位专家的引用认同,对引用认同中来自专业期刊和非专业期刊的比例进行计算,对引用认同和被引网络进行对比,得出如下结论:“作者引用认同符合集中与离散分布;引用行为与社会网络相关;图书情报领域学者引用认同与被引网络图主要来自专业期刊”[9]。鲁晶晶等人对国内外引用认同研究现状进行了综述,并对将来的研究趋势进行了预测[10]。

      1.2 期刊引用认同

      基于White提出的引用认同和引证形象的概念,Bonnevie-Nebelong于2006年提出了期刊引用认同(journal citation identity)和期刊引证形象(journal citation image)的概念[11]:期刊引用认同是指某一时期内被研究期刊引用过的所有期刊集合,期刊引证形象是指某一时期内引用被研究期刊的所有期刊集合。Eggle和Rousseau曾使用过期刊参考文献认同的概念[12],这个概念比期刊引用认同更逻辑化,因为它避免了引用这个术语含义的双重性。但Bonnevie-Nebelong选用引用这一术语是为了与White的相关提法保持一致。Bonnevie-Nebelong提出使用“引文数与引用期刊数之比率”来描述期刊引用认同,同时也选择了5个相关期刊评价指标来研究期刊的风格和特征。

      期刊引用认同的概念可以从狭义和广义的视角分别进行界定。既可以把它们作为单一的指标来对期刊进行评价,又可以作为一种期刊评价的角度。狭义上,期刊引用认同是指一种期刊在一定时期内引用的所有期刊的集合,通过分析选定期刊引用的所有参考文献,并依据文献来源将其划分到各个不同的期刊,用定量化的结果对期刊的风格进行分析;广义上,用一套详细的指标来衡量期刊的引用情况。

      郑德俊和叶继元从期刊引用认同、期刊引证形象的角度,对期刊评价指标进行了探讨,认为基于期刊引用认同视角的指标可尝试用于期刊评价[13]。

      郑德俊和陈伟根据Nebelong所提出的期刊引用认同评价指标体系,以《情报理论与实践》为例,对该刊的引用率、自引率、自被引率、新期刊扩散因子等进行计算,结果表明期刊引用认同是有效的[14]。

      李晓辉和孙坦提出了新的评价指标:新学科扩散指标、新学科影响指标、新即年指标、新引用刊数、新他引率;分析新指标的期刊评价意义;最后通过图书情报领域的三种期刊进行实证分析[15]。

      王丽等以Scientometrics为研究对象,计算该刊的引文量、引用刊数、自引率等指标,最后认为“期刊引用认同结合其他期刊评价指标可以更客观地评价期刊的质量”[16]。

      2 期刊引用认同指标体系

      只有对期刊的引用和被引情况都加以研究,才能更加全面地评价期刊。基于这一想法,作者对一部分指标进行了扩展,对某些指标的名称进行了修正,对于只考虑期刊引证形象角度的指标提出了相应的期刊引用认同指标。通过上述的修正,加强了期刊引用认同在期刊评价中应用这个角度。综合Bonnevie Nebelong所提出的指标,现有的期刊引用认同和期刊引证形象指标,还有本文修正和提出的新指标,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期刊评价指标体系。

原文参考文献:

  • 42

相关文章: